首页  »  机智过人第三季  »  机智过人第三季
高速云播放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高速云M3U8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机智过人第三季》内容简介
《机智过人》是由中央电视台和中国科学院共同主办、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和北京长江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制作的人工智能现象级节目,于2017年8月25在综合频道(CCTV-1)周末黄金时段推出。……
第三集人机大战王昱珩挑战小度成功了吗

输了,



过山车的分集剧情

第一集 王劲(黄日华饰)与BJ(BLACK JACK)(虞天伟饰)工作的车房,老板何球为人尖酸刻薄,但女儿慕华(陈安莹饰)却生性活泼,对劲甚有好感。马守义(戴志伟饰)在片场任职特技人,平日时到车房,因而与劲及BJ认识,一日守义因为拍摄高空特技坠下受伤,扭伤脚踝,不能再以拍摄特技维生,唯有铤而走险,准备参加非法赛车,劲劝他不要前去,他则请求劲帮忙,代替他参加比赛,劲答应如筹得报名费三千元方答应他之要求,富家子弟辛尼对华出言侮辱。劲为替华出气,与辛尼比赛,结果辛尼败于劲手下,迫于向华道歉。劲曾因小事被校方赶出校,每当其父提及此事,十分激动,并埋怨父亲好赌,弄致一贫如洗,各人为筹报名费烦恼,BJ欲与球打麻雀,利用千术骗取球的金钱,岂料阴差阳错,反败于球手下,及后又与义和华假扮学生卖旗筹钱,后见一警察到来,以为被警察揭穿,弃下钱箱逃走。BJ在球场踢足球,一时不慎,踢破一汽车玻璃,车主要求赔偿三千元,劲答应参加赛车,将奖金赔与车主。第二集 华冒球的签名,到银行提取三千元作为报名费用,并将一汽车改装,以便出赛。在车赛中辛尼亦有出赛,及后听闻劲亦参加比赛,不禁胆怯,而张浩存已下重注于辛尼身上,对之寄望甚高,比赛之日,华替劲十分担心,但劲成竹在胸,却冷不防,SUNNY使用茅招,用面粉撒向劲的车头玻璃,劲赶忙急刹擎,及后再用全力急追,两车互相碰撞,及后辛尼的车被撞离路面,翻落斜坡,劲奋勇冲过终点,赢得比赛冠军,劲等人回到车房,球知劲私自改装汽车与人比赛,勒令劲辞职,后得华求情,才答应让进返车房工作,但劲与义共同进退,球唯有答应劲的要求,聘义在车房工作。劲准备将三千元还给车主,但劲不值车主所为,戏弄车主一番。第三集 盛在公园摆棋局,BJ屡战屡败,于是与劲出千,却被盛之孙女素文(戚美珍饰)看见,指责BJ等人,并与盛立刻离去,素文清丽可人,令劲与义留下深刻印象,劲更与各人打赌能在短时间内将文追求到手。翌日劲即往盛家,与盛闲聊,令盛十分开怀,盛并说出文工作地点,劲于是往找文,并故意出言戏弄,令文啼笑皆非。劲不肯认输,从华的户口中提出赛车奖金五千元,往车行租借一大房车,并西装笔挺往接文放工,文见劲样子有趣,答应劲之邀约,二人在餐厅享受烛光晚宴,然后到沙滩漫步,互诉心声。高宾(冯锌帆饰)从美国返港,张浩存十分忌讳,高与张本为同门师兄弟,张的赌术及千术均在高之下,十年前,二人因宗旨不同而决裂,高只身往美发展。第四集 高突返港,张为挫高锐气,派打手到桌球室袭击高。高知烂仔有意惹事生非,但高宾非等闲之辈,轻易将众人击退,劲与BJ在旁看得眉飞色舞。事后高与桌球室老板基叙旧,劲对高感兴趣,与BJ爬至基的办公室窗外,偷听二人讲话,方知高原来来头甚大,是著名的职业赌徒,希望与高结为朋友,一起合作,但高劝二人安分守己。 文希望能与劲一起庆祝生日,劲误会文借机会亲近自己,便气弄文,驾车往殡仪绾及坟伤闲逛,文十分不高兴,后觉得劲为人特别,於是化怒为喜。 劲送文返家后,在街上遇见盛,方知文并非藉言生日与之约会,十分内疚,於是立刻向文道歉,幸文未有怪责劲。另一方面,义对文亦十分倾慕,私自送生日礼物予文,但文不为义对己之情。 高宾被张的手下包围袭击,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幸劲及BJ赶到,驾车逃离,高十分感激二人,愿与二人结为朋友。 高往找张,声明以后河水不犯井水,但张仍心有芥蒂。第五集 劲为在高面前表现本领,与义及BJ在上水搭建布景,仿如马会场外投注站,村民纷纷前往投注,总共赚得十多万,劲将钱放进旅行袋中,岂料马会的解款车刚巧经过,以为袋中全是投注额,於是将钱袋带走,劲不敢阻止,只有见财化水,又被高指责欺骗无知妇孺。 高请求劲等人帮助找寻云叔下落,劲出苦肉计,到廉租屋邨诬称彩龙与海怪打斗,将会连累居民,向居民索取金钱作法事,原来开叔初到港时亦曾利用此手段骗取金钱,於是挺身而出指责劲等人,高认出开叔即其旧友云叔。高希望开叔再度出山,助共一臂之力,但开叔不肯答应。开叔原为六十年代大千王,对赌术极之精通,劲等人十分佩服,并频看赌术书籍,到麻雀馆练习,但BJ千术未到家,频露出破绽,被大汉围攻,幸高到来为二人解围。、第六集 张浩存为除去高宾这口眼中钉,派出大批杀手围攻高宾,幸宾身手敏捷、机智过人,终能安然脱离险境。此时,王劲等人正在车房内兴高釆烈地分赃,张的手下突然杀至,把王劲等人团团围困,后王劲等凭机智冲出重围,但车房已大受破坏。此后,张、高两帮人马互相攻击,黑道中人被弄至鸡犬不宁,便设法出面调停,经黑帮前辈从中调解,张、高决定在赌桌上决胜负,并要开叔为荷官。张诡计多端,为要打败高宾,便把素雯绑去,以此威胁开叔,开叔为势所迫,唯有答应出千。睹局展开后,张果然大胜,而高宾则节节败退。后高察觉开叔神色有异,借机向开叔查出内情,忙命王劲等设法救出素雯,后王劲多番追查下,终救出素文,而此时赌局已到了胜负的关键时刻,开叔乍见素雯安然无羔,放下心头大石,便决意助高宾一臂之力。第七集 在开叔的帮忙下,高宾终能反败为胜,把张气得暴跳如雷,而王劲则希望藉此跟随高宾搵食,但为高宾所拒,并劝劲利用所赢得之钜款,开设新车房。王劲等人向球集体辞职,球有心留难,要BJ归还钜款,王劲便设计迫球将债款一笔勾销。劲等人自置车房后,生意清淡。一日,BJ遇见珠,惊为天人,王劲见状,便助BJ查出珠地址。珠原来是芭蕾舞教师,并有富家子擎追求,但珠对擎十分讨厌。此时,BT来访,珠乘机戏弄二人一番。BJ与擎 互相仇视,王劲看不过眼,便与擎斗车,擎败,深深不忿,与劲打睹,若王劲能在一星期内能偷取擎的身份证,擎便借别墅予王劲,王劲欣然答应。第八集 王劲欲偷擎之身份证,把皮草公司的消访设备开了,弄致整间皮草公司像水塘一般,而王劲在擎不觉中,偷去其身份证。BJ等人开车房,而擎亦在对面开设车房,用各种手法去抢王劲等之生意,王劲不甘,施计令擎的车行生意一落千丈。擎见车房生意渐少,便以最低收费去抢回生意。高宾见BJ的车房生意被抢,便授计于他们以质素取胜;又在另一方面,擎被邀到电视台示范以最高速度去换车轮,而BJ等趁此机会,破壤其扬威机会。擎大怒,本想捧嘉作歌星的念头,亦即打消。第九集 劲被指控撞伤小贩,扣留在警署。劲不欲父亲担心,没有通知王伯前来保释,但雯不忍见劲在警署过夜,遂通知王伯将劲担保外出。雯指责劲过于好胜,缺乏安全感,并与劲大吵一顿后含泪离去。警方因证据不足,撤销对劲的指控,但车房声誉却因此而日渐转坏,生意亦差,义细想之下,唯有将车房关闭,重返球记车房工作。劲一直对被陷害之事深深不忿,决意查出幕后主使,终从韦手下口中得知乃炳光所为,遂约炳光见面。第十集 王劲深爱素文,无法忍受义与文一起,深夜往素文家等候素文回来,王劲一见素文便欲带素文离去,马义气愤难平,指责王劲将素文当货物转让,素文知悉事情经过,伤心欲绝。王劲向素文道歉,素文初不理会,但见王劲一片真诚,不禁软化。王劲生日当晚,BJ等人为劲庆祝,马义却收拾行装离开车房,王劲极力挽留,但马义坚持离去,免致日后反目成仇,BJ见二人说话古怪,大发脾气,此时高宾到来,请马义暂时为BJ及劲合作玩弄朱国成。原来嘉欣得罪擎,擎要唱片公司经理朱国成不捧嘉欣为歌星,高宾不值朱国成之所为,与劲等三人出尽奇谋作弄朱,朱以为自己精神分裂,而岳父见朱国成行为怪异,迫令朱国成停职。第十一集 义与劲大打出手,发洩闷气,经众人劝解,怒气未消,两人更各自返回车房,将物件四处乱掷,发洩过后,义深知无法得到文,以后只以兄妹之情对待,劝劲好好对待文,劲十分感激。嘉欣新唱片推出,受到广大听众欢迎,劲等人更替嘉欣派发传单,协助宣传。嘉欣接受记者访问,高宾突出现,并对记者明言自己为职业赌徒,令嘉欣尴尬非常。高宾透过电台向嘉欣求婚成功,使一擎大为震怒,约宾在赌桌上一决雌雄,结果一擎大败,输掉数十万。第十二集 一擎怀恨在心,告知大难强等人高宾家中藏有钜款,引大难强前往光顾高宾,将高宾夹万内现款数十万全部偷去。事后,高宾在好友相助下,查悉乃一擎所为,气愤非常。劲等人闻讯后决替宾出一口气。劲恳求开叔和球叔设计骗一擎巨款以报复。开叔、球叔二人假扮片场导演及演员,在一擎公司内拍摄影片,拍摄期间,开叔乘一擎自夸有演戏天份时,假意与一擎签署拍片合约,并带一擎往大屿山荒郊暂住。另一方面,劲致电找一擎父亲炳光,谓一擎已被绑票,炳光救子心切,答应付出八十万赎金。交款当日,炳光带同大批护卫队埋伏左右,可借棋差一著,被劲利用无线电直升机将赎款运走,岂料直升机中途失灵,跌至旧楼天台,见财化水。第十三集 高宾与嘉欣结婚之日,劲等人尽情玩乐,华见劲、雯态度亲热,十分难受。翌日,华为了引起劲的注意,决心装扮一番,连日到百货公司购买化妆品及衣服,不料却引来劲的取笑。一擎将劲的车房买下,并将租金增加五倍,华见劲无法筹足款项,暗中偷去球的存摺及图章,到银行取数万元与劲应急。球叔知悉,指责劲教唆华偷窃,劲有口难言。华心情烦闷,到的士高跳舞,与一群油脂仔认识,在油脂仔甜言蜜语下,几乎被骗,幸劲等及时出现,将她带走。义往澳门拍戏时,雯到车房帮手处理账单,华处处有心作弄雯,令雯尴尬非常。华知劲带雯返家见老父,事先在劲父面前大说雯的不是,使雯在劲父心中留下坏印象,所以两人见面时,态度冷淡,令雯难受,及后又遭华出言侮辱,气极之馀,不辞而别。第十四集 华对劲表示爱意时,劲表示对华只有兄妹之情,大伤华心,华一怒发狂,跑回父亲车房时,球叔以为劲等人欺负她,命华不要再回去。租约将近届满,劲仍无法筹足巨款,及后得知一擎拥财务公司,便假造文件借去十多万,并命华及义再偷回假文件。一擎再次被作弄,发誓要向劲报复。文再次与劲采访劲父王伯,文表现细心、体贴入微,令王伯老怀大慰。一擎命人假扮劲等人,在车房刚近骚扰途人,每晚弄致鸡犬不宁,街坊对劲等大为不满。劲与文在街上踱步,遇见一擎手下驾著电单车撞来,文因闪避不及,被撞倒地上,劲驾电单车追赶,不料对方之电单车撞伤小贩,导致劲被警察误为滋事者。第十五集 劲被指控撞伤小贩,扣留在警署。劲不欲父亲担心,没有通知王伯前来保释,但雯不忍见劲在警署过夜,遂通知王伯将劲担保外出。雯指责劲过于好胜,缺乏安全感,并与劲大吵一顿后含泪离去。警方因证据不足,撤销对劲的指控,但车房声誉却因此而日渐转坏,生意亦差,义细想之下,唯有将车房关闭,重返球记车房工作。劲一直对被陷害之事深深不忿,决意查出幕后主使,终从韦手下口中得知乃炳光所为,遂约炳光见面。第十六集 王劲找韦炳光算账,但炳光态度傲慢,王劲势孤力弱,亦无计可施,于是往找高宾商量如何对付炳光。但高宾自婚后已收心养性,且见炳光财雄势大,难以对付。王劲听罢高宾分析后,亦打算不再惹事。素文挂念王劲,往王伯家等候王劲归来,王劲大感意外。素文一片真诚,劝王劲往她任职的写字楼当文员,王劲亦有意尝试转变生活方式,与素文一同往见工。王劲工作勤奋,被同事妒忌,有意陷害王劲,王劲难以忍受,一怒辞职,令素文大失所望。嘉欣终日为事业奔波劳碌,与高宾发生意见,高宾潦倒非常,王劲见宾深爱嘉欣,为使他俩夫妻重修旧好,将高宾内心一切告知嘉欣,嘉欣大为感动,决定退出歌坛。第十七集 素雯决定暂时与王劲分手,并将王劲所送礼物收拾妥当,希望能忘记过去一切。王劲好胜心强,不肯找素雯,但内心却痛苦寂寞。王劲见炳光一直心有不甘,决定找BJ合作找出炳光与一擎的犯罪证据,但二人经过多日跟踪,仍是白费心机,王劲想出办法希望以小资本赢得炳光一幅值五亿元的地皮,用作建公园之用。王劲向老父借得十万元,与炳光在赌桌上一决雌雄,但王劲初出道非其敌手,终败于炳光手下。此时张浩然突找王劲,希望王劲助其一臂之力,但王劲不甘为张手下,不肯答允。高宾得知张浩然找王劲,反劝王劲暂借助张之力量,将炳光打败。第十八集 王劲投靠张浩然,张浩然即派他任职经理,王劲不懂处理账目,被张的手下辛尼取笑,王劲不服气,与辛尼比试电子游戏机,辛尼不是王劲的对手,与王劲大打出手。辛尼对王劲一直怀恨在心,又见王劲得张浩然重用,将俱乐部打理得头头是道,十分妒忌。一夜,潜入办公室内,将俱乐部夹万的现款全部偷去,王劲为找出窃贼,故意说出已安装摄影机摄得盗贼样貌,辛尼大惊,原形毕露。但王劲不将此事告知张浩然,辛尼十分感激,此后不再多生事端。素文与新同事林广生认识,觉广生为人老实可靠,多月来的烦闷一扫而空,不为过去之事难过。王劲往车房探望义、华,王劲今非昔比,令球叔刮目相看,王劲想起往事,希嘘不已。第十九集 王劲独自驾车往俱乐部,突见素文坐在生的车内,急追上前,与素文打个照面,但素文对王劲态度冷淡,令王劲大惑不解,于是到素文家楼下,静候素文回来,素文便对王劲表白一切,从此各不相干,令王劲失望非常。 另一方面,BJ不惯俱乐部的生活方式,毅然提出离开俱乐部工作,往球记与马义一起再当修车工人,王劲无法挽留,顿感孤寂。 张浩存利用王劲偷取当日与炳光合建咸水楼的图则,王劲被枪伤手部,无意间知悉浩存阴谋,浩存到处派人追杀,王劲无路可走,驾电单车与浩存手下追逐一番,幸得辛尼仗义相救,方免一死。第二十集(大结局) 王劲不想连累守义与BJ,叫他们两个不要再与他一起,但守义与BJ不理,坚决要与王劲一齐面对敌人,三人随后在舞池救了个吃了忽得几乎被捉走的少女。华找素雯解释,说自己年少无知,竟然当素雯是情敌,她又叫素雯原谅王劲,素雯却已感到倦意,无心再与王劲一起。王劲与素雯大吵一场,素雯终不肯再与王劲在一起,王劲恳求都不果,不久劲更收到素雯结婚的消息,王劲再找素雯谈判,素雯终不接受,更离开香港。王劲转了行,去做销售员,守义则做回特技员,隔了一段时间,素雯回来,却还是不肯接受王劲。